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多年后与她再次缠绵 

多年后与她再次缠绵 

>  人气:加载中  时间:2019-10-27

第1章 咸鱼翻身 得到巫族传

  “小逸,赶紧回家,你爸快不行了。”林逸刚起床,忽然,母亲张英的电话打了过来。

  “我爸怎么了!?”慌张之下林逸的手机差点掉落在地。

  “你爸今天一早吃完黑五开的药便浑身抽搐,去医院检查,医生说是药物中毒,我去找黑五,可是他根本不承认,并且当着我的面将一些药全部扔进火炉里面给烧了,现在证据也没有了,报警也没用了。”张英抽泣着,将事情始末原原本本告诉林逸。

  说完之后,张英便挂了电话,她还要照顾林军。

  十岁那年爷爷因为高血压去世,亲眼看着亲人离去,林逸发誓长大后一定要去学医,并且要做华夏实力最强的神医。

  可是,现实告诉自己,这一切只是梦,因为在医学院没有和别人一样巴结讲师,所以导致自己的座位排在最后面。

  因为听不到讲师讲的内容,所以成绩下滑的非常厉害,这也导致毕业后根本没有多少医院愿意要自己。

  生活中的颓废加上父亲病重产生的痛苦,林逸心中戾气勃然:“黑五!老子发誓!一定要让你生不如死!”

  想到父亲病重的样子,林逸双目泪水滴落,如果自己可以拥有小说中通天的医术就好了,父亲肯定不会有事。

  眼泪混合着戾气以及对至强医术的渴望滴落到脖子处挂的一颗红色血滴状吊坠上面。

  这枚吊坠是林逸花了五块钱从路边摊买来的。

  瞬间,吊坠发出一团强光,在发出强光之后,吊坠忽然化作虚无,好像从未存在过,只有一根红绳空空荡荡。

  这团强光将林逸包裹,林逸愣了,大脑一片空白。

  霎时,一段记忆强行挤进林逸的脑海之中。

  这方天地最后一名大巫巫天身负重伤,正在调配药剂为自己治疗伤势,忽然,天降劫难,万道雷劫直接轰杀向巫天。

  巫天逃向苍茫星宇中,可是,却依旧被人追杀。

  因为力竭,巫天停了下来,直接自爆,因为巫天知道这些人是想要强行搜索自己的记忆得到巫体通天决还有巫祖医仙术,他就算死也不会让仇人夺取自己记忆的。

  巫天死亡之后,这些人知道已经无法得到巫天的记忆了,便相继离开。

  当这些人离开之后,忽然,一滴血液化作血滴状的吊坠迅速射向未知的方向。

  而这个方向正是通往地球,因缘巧合之下林逸得到了这枚吊坠。

  林逸对医道的执着还有内心的戾气契合了巫天的执念。

  当得到巫天执念中保存的记忆,林逸大喜,因为巫祖医仙术还有巫体通天诀这两门逆天之术已经深深保存在自己灵魂深处。

  让林逸庆幸的是,因为自爆产生的影响,巫天的执念只是保存了巫天的记忆,而没有保存哪怕一魂半魄,否则,林逸一个凡人必会被夺舍。

  林逸感受着巫祖医仙术中所记录的万万种医术,他神情激动,拨通了母亲的电话,声音颤抖:“妈,等我,我有办法解决爸的病了。”

  说完,林逸便挂了电话,他要赶紧回家给父亲治病。

  另林逸兴奋的还有一点,那就是,自己可以用巫祖医仙术记录的配置炼体药的办法炼体,当炼体成功自己完全可以为父亲报仇让黑五生不如死!

  并且炼体成功之后自己也能修炼巫体通天诀,想到巫体通天诀的强大,林逸一阵兴奋。

  “喂,喂,喂...”张英叹了口气,没想到林逸因为林军的病竟然说起了胡话,林逸一个刚从医科大学毕业的学生能有什么办法。

  “师傅,张寨村,双倍价格,麻烦您快点。”林逸直接在大街上拦了辆出租车,并且掏了四百块钱递给出租车。

  因为林逸出的钱多,所以出租车速度飞快,并且林逸的运气还不错,一直到张寨村都没有遇到一场红灯。

  出租车在林逸的家门口才停下,林逸推开门,来到父母的房间。

  “妈,我回来了。”看着正在哭泣的母亲,林逸心中绞痛。

  “你回来了,最后看看你爸吧。”张英抹了把泪,给林逸让开。

  看着父亲痛苦的眼神,林逸心脏猛的收缩。

  他跪在地上,磕了个响头:“爸,我来晚了。”

  林军因为痛苦,根本没有听到林逸的话。

  林逸站起身坐在床边,

  “妈,你先让一下,我给父亲把一下脉。”

  林逸看着母亲,可惜,现在自己还没达到巫眼通这个境界,否则何须把脉,只是看一眼便清楚父亲的病。

  虽然张英不相信,不过,她还是给林逸让开。

  林逸坐在床边,将父亲的手腕扯过来,医生说的没错,父亲就是药物中毒。

  大惊之后林逸便是庆幸,幸亏自己来的早,因为还有一个小时,父亲肯定会归西。

  “妈,爸的病不用急,我现在就给爸治病。”说完,林逸直接从身上将缠绑在腰上的银针带取出来。

  “儿子,你真的没有骗妈?”张英神色激动,她不相信林逸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可是,医生也说了,林军无药可救。

  林逸神色凝重,点点头:“妈,父亲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不能耽误了。”

  说完,林逸将银针对准父亲的檀中,鸠尾等五大穴位直接就扎了上去。

  林逸右手好像蕴含着某种韵味,轻颤这五根银针。

  差不多半分钟,“咳咳...”林军剧烈的咳嗽起来,一口污血从林军口中吐出,这时候,林军睁开双眼。

  看着地上的污血,林逸清楚,这些血都是林军体内由于药物中毒产生的毒素。

  “老林!”看到林军睁开眼睛,张英脸上大喜,没想到林逸的能力竟然这么强。

  林军也笑了,他笑不是因为林逸救了他的性命,而是因为林逸的医术这么强,林逸以后一定可以找个好工作。

  “爸,妈,我现在只是暂时压制住了爸的病,狗日的黑五给您开的药里面的毒性已经损伤了您的心脏还有脑部神经,要想彻底除根,我需要配制药剂。”林逸解释。

  “买药需要多少钱?”林军询问。

  第2章 人形何首乌

  “一万。”林逸报了个数。

  林逸要一万不只是给父亲买药,自己炼体需要的药可是大头。

  并且一万块也不够,要知道只是主药中的药材,最少也得五万块起步,可是,家里也没有多少钱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得知一万块,林军放下心,如果超过三万块家里拿不出来,但是只是一万块,绝对可以轻而易举。

  拿了一万块钱林逸转身离开,他要赶往县城里面的药材批发市场。

  出了大门,林逸眼神中全是阴寒,黑五自己一定要对付,虽然不至于杀了对方,但是,必须要让黑五付出代价。

  放下心中暴戾的念头,林逸对未来充满了期待,只要炼体成功便可以布置聚灵阵法,到时候,自己便可以种植一些像人参一样的药材,并且这些药材因为在聚灵阵的缘故全部充满灵力,充满灵力的药材可比野生药材要好的多。

  这些药材不止可以自己服用,也可以对外出售,他相信,自己的药材只要一上市,绝对没有敌手。

  林逸打了辆车来到药材批发市场。

  差不多在附近的摊子上逛了个遍,林逸也没找到适合自己炼体的主药,不是年龄不够,便是人工培养的。

  不过,倒是将父亲需要的药给买好了。

  无奈之下,林逸走进富春堂,富春堂乃是这里最大的药材批发商店之一。

  “您好,请问一下有没有纯野生人参或者超过二十年的灵芝?要新鲜的。”

  林逸询问。

  富春堂的老板刘大富瞅了一眼林逸,原来还以为林逸是个穷人,没想到却是只肥羊。

  “有,先生您看。”富春堂的老板亲自带着林逸来到一个保鲜柜前面,这里面都是一些新鲜的药材。

  林逸将灵芝还有人参拿在手中,心里一声冷笑,如果这些糊弄别人还好,哪怕糊弄专业养殖户也几乎能够蒙骗过关,可是,林逸是什么人,他可是得到了一个大巫所有记忆。

  巫族擅长炼药,得到大巫记忆的林逸,已经将这株药采了多久,在什么环境长的都搞的清清楚楚。

  这些药材都是人工培育,并且用了一些特殊的方法将人参灵芝的颜色还有味道都改变了。

  林逸摇摇头,也不点破,扭身离开。

  “这位先生,难道说不满意吗?”刘大富看着林逸,眼神闪动。

  “货满不满意想必你应该清楚。”林逸冷笑。

  看到林逸如此,刘大富低下头,眼神有些冰冷,不过转瞬间,便抬起头,只要林逸不给自己捣乱便好。

  自己开业这么久了,林逸是第一个识破自己这些药不好的。

  如果真的没有找到合适的,林逸只能去长白山或者太行山这些大山去找寻了,毕竟一些好货在一些山民那里肯定有存货。

  就在林逸打算离开之时,忽然,一个六十岁左右的老人走了过来,林逸和对方擦肩而过。

  “老李头,今天又弄来啥好东西了?”老人应该在这里挺有名,所以刚到药材批发市场便有人和他打招呼。

  “昨天晚上刚挖来一株何首乌,还是人形,应该有三十年吧,估计能卖个好价钱。”老李头脸上带着笑。

  在听到竟然有人形的何首乌,刘大富还有林逸同时将目光投向老李头。

  刘大富想要人形何首乌,是因为前不久他去会所玩,感染上了恶疮,主药便是超过三十年的野生何首乌。

  虽然何首乌很常见,可是,野生超过三十年的何首乌实在是不好找,没想到竟然让自己碰到了。

  林逸也想得到何首乌,对于他来说,人形何首乌的功效不亚于几十年的野山参以及灵芝等药材。

  林逸走上前,仔细看着这个何首乌,转瞬间,林逸便确定确实是真的,并且年份有五十五年零八个月整!

  刘大富也仔细观察,他也确定这株何首乌至少有三十年。

  “不知道这株何首乌需要多少钱?”刘大富还有林逸同时问道。

  “两万。”

  听到两万这个价格,在场的人都认为不贵,毕竟就在去年,一个人形何首乌卖出了五万的价格。

  “两万。”林逸紧皱眉头,现在他只有父亲给的一万整了,原本自己攒了一千块钱全部给父亲买药了。

  “两万我买了。”虽然刘大富也想要讨价还价,可是,林逸在这里,如果自己开口慢有可能被林逸抢走,并且自己的病也耽误不得。

  “行,我要现金。”老李头看着刘大富。

  “老李头,你怎么会卖这么便宜?”有人奇怪。

  “对啊,这种何首乌至少价格在四万以上?”有人对于何首乌的价格很了解,如果不是因为自己不太需要,他们都想将这株何首乌给买下来。

  “还不是因为我那小孙子嘛,现在小孙子得了心脏病,急需要用钱,所以只能尽快筹钱了。”老李头深深吸了口旱烟,叹了口气。

  “心脏病?大爷,我今天便可以让您小孙子彻底康复,您用这株何首乌交换如何。”林逸心中一喜,在听到对方孙子有心脏病林逸已经清楚,这株何首乌绝对跑不了了。

  “小子,别吹牛逼了,你要是能治好心脏病,我跪下喊你爹。”刘大富紧盯林逸,此刻,他将林逸当成捣乱的了。

  如果经过林逸这么一折腾,万一还有人看中了这株何首乌,并且出价比自己高那可就不好了。

  “咳咳。我说,这位小哥,您还是走吧,别耽误我做生意了。”老李头也对林逸有些不耐,他还要尽快拿到钱赶紧带小孙子去医院。

  自己咨询过大医院的医生,他们也只是推荐保守治疗,毕竟动手术风险太大。

  “大爷,你肺应该有毛病吧?”林逸看着老李头。

  “经常吸烟咳嗽的谁肺没有毛病。”众人下意识的认为林逸是不是傻,这种简单的问题也来问。

  林逸没有解释,他从银针带上取出三根银针:“大爷,只要一分钟,您的肺病便可以好转。”

  肺病不是什么大毛病,只需要用巫祖医仙术中的针灸便可以将对方肺部的毒素排出。

  虽然林逸掏出银针,不过老李头还是不太相信,毕竟林逸的年龄实在是太小了。

  第3章 治病

  “大爷,您是赌一把让自己不再为肺病烦心,还是不敢赌任由肺病越来越严重呢。”林逸紧盯老李头。

  他相信老李头肯定答应,毕竟山里人采药不就是一个赌字,运气好金钱万两,运气差殒命山崖。

  “好,我答应你。”老李头想了想,赌赢了自己舒舒服服下辈子,赌输了也没有什么损失啊。

  “老李头,钱我拿来了,药你给我吧。”刘大富紧盯那株何首乌。

  “先不急。”老李头直接拒绝刘大富。

  如果林逸真的治好自己的肺病,那么他绝对可以治好自己小孙子的病。

  老李头在赌,林逸治好自己小孙子需要付出的代价是何首乌,如果这时候卖给刘大富,绝对引起林逸的反感。

  看到老李头拒绝,林逸笑了:“大爷,您会对自己的这个决定赶到庆幸的。”

  刘大富眼神冰寒,不过他还是不相信林逸可以用银针便治好老李头的肺病,这个年代,中医已经没落。

  林逸让老李头脱掉上衣,将银针对准了肺部附近的三个穴位,然后扎了上去。

  林逸轻捻银针,特殊的韵味出现。

  半分钟过后,老李头剧烈咳嗽。

  忽然,一团一元钢镚大小的黑痰吐了出来,当黑痰出来,老李头眼前一亮,原本自己肺部仿佛挤压般难受,现在竟然没事了。

  当看到林逸的针灸术竟然这么神奇,在场的众人全部瞪大了双眼。

  “这位小哥,我现在腰有些疼,麻烦帮忙看一下吧。”

  “对啊,小哥,我们给钱。”

  肺病,心脏病林逸都能治疗,那么肯定可以治疗别的病。

  “对不起,各位,我今天有急事,这是我的电话,您有事给我打电话便好。”林逸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

  林逸打算开个诊所,这些人完全可以给自己做宣传嘛。

  虽然林逸不给自己治病,不过,林逸能留下联系方式倒也不错。

  “麻烦小哥跟我回家一趟吧。”老李头彻底相信林逸可以治好自己小孙子的病了。

  林逸点点头,伸出手。

  看到林逸伸手,老李头愣了片刻,将那株人形何首乌递给林逸。

  林逸收下何首乌坐上老李头的电动三轮车直接赶往老李头的家中。

  “刘龙,喊几个人跟这那小子,只要这小子落单定要给我将他的何首乌抢过来,到时候你们一人一千块钱红包。”刘大富眼神冰寒的走向自己的药铺,然后招呼坐在店里吃橘子的刘龙。

  刘龙原本在特种兵待过,因为犯事所以被逐出军籍,在当地瞎混,刘龙甚至还收了几名小弟。

  刘大富机缘巧合之下认识了刘龙,承诺每个月给刘龙开一万块的工资还有提成,甚至刘龙的那些手下刘大富每人也给了2000工资加提成,所以刘龙便带着四名手下投奔了刘大富。

  “好来,老板,保证完成任务。”当听到每人一千块钱的奖励,刘龙咧开嘴笑了。

  用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林逸才赶到龙台山山脚下老李头的家。

  “明哲,过来。”老李头招呼院子里正在玩耍的一名十岁左右的小男孩。

  在听到爷爷招呼自己,明哲走了过来,不过看明哲经常手捂胸口,林逸知道明哲的心脏病肯定不轻。

  “神医,这就是我家那小孙子。”老李头指着明哲让林逸看。

  林逸点点头,正准备给明哲把脉,毕竟心脏病的原因有许多种,老李头又说不清楚。

  “爸,这是谁啊?”看到林逸,李大叔的儿子李大壮走了过来,看着林逸,有些奇怪。

  “这是我请来给明哲治病的神医。”老李头解释。

  “爸,这小子年龄这么小,一看就是骗子,怎么可能是神医?”看到林逸才二十三四岁,李大壮根本不相信。

  “你个臭小子,给神医跪下!”老李头直接拿着一个棍子冲着李大壮狠狠打去,他生怕李大壮的话引起林逸不快。

  “好了,别打扰我看病。”林逸制止了老李头。

  他现在还要将对方的心脏病治好然后赶紧回家熬药呢。

  听到林逸的话,老李头这才停手,不过李大壮也不明着怼林逸了。

  毕竟他也怕继续挨揍,再说被亲爹打了一顿,现在他的脑袋也开窍了,既然父亲这么维护林逸,那么林逸肯定几个有两把刷子。

  林逸让老李头脱掉小孙子的上衣,银针施展,这一次林逸整整用了八根银针。

  半分钟之后,林逸拔掉银针将孩子上衣穿上。

  “病已经好了,去县城查查就知道了。”虽然治好了对方的心脏病,可是没有设备检查对方肯定不信。

  “行。”林逸所说正符合他们的心意。

  刚走到门口,林逸发现有几人正偷偷的往自己这里看。

  “大壮,能不能多喊几个人,等检查完之后送我回家。”林逸知道,这些人都是刘大富派来的人。

  现在自己拿刘大富没有丝毫办法,可是,等自己炼体成功,一个小小的刘大富根本不放在眼里。

  大壮点点头,多喊点人也能盯着林逸。

  在听到治好明哲心脏病的神医被人跟踪,想要大家帮忙护送一二,所有的人欣然同意,他们也想看看林逸是否无愧神医称号。

  当看到林逸身边跟着的十几个大汉,刘龙皱起了眉,山里的汉子各个能打善斗,他可没有自信他和他那些手下能够在十几人手中将林逸手中的何首乌夺过来,更大的可能是他受伤,林逸没事。

  赔本的生意他可不做,想了想,刘龙掏出手机给刘大富打了电话,告诉了他这里的情况:“怎么办?”

  刘大富气的将手中的烟扔到地上,然后狠狠的踩了两脚:“我就不信山里的那些土鳖能够一直保护他,你们跟踪那小子回家,晚上在收拾他,只要人不死,出事我担着。”

  “好来。”听到刘大富的话,刘龙继续跟踪林逸。

  很快,林逸等人便来到医院。

  来到医院之后,挂了号林逸等人便将孩子带去心肺科。

  等了几分钟,心肺科的大门打开。

  第4章 农村开诊所

  “你们开玩笑的吧,您孩子哪有什么心脏病?”医生拿着检验报告有些不高兴,自己的时间很宝贵,哪有时间和他们开玩笑。

  当听到医生如此说,刘大壮等人再傻也明白,孩子已经平安无事。

  所有的山民看着林逸,眼神中全是尊敬,虽然林逸年龄小,但是现在没有一人会轻看他。

  想到对林逸的冒犯,刘大壮直接跪在林逸面前:“对不起,神医,我错怪您了。”

  林逸拉起来刘大壮,呵呵一笑:“现在可以送我回家了吧。”

  刘大壮点点头,冲着带来的这些人招呼:“大家一块送神医回家。”

  “好!”山民们哈哈大笑,对于他们来说能够护送如此神医那是他们的荣幸。

  如果不是林逸阻拦,他们都想亲手将刘龙几人逮到狠狠收拾一顿。

  一个小时候林逸和众人便到家,送林逸回到家山民们才放下心。

  等山民们离开,林逸冷笑,不知刘大富手下那些人面对炼体成功后的自己会如何,他知道刘龙这些人肯定跟踪自己回家了,毕竟刘大富对于这个何首乌可是非常看重的。

  “爸,妈,我回来了。”林逸推开父母的房门。

  “小逸,怎么这么晚才回来,饭菜在锅里热着呢。”张英看着林逸,眼神中有些责备。

  “路上有些事情耽误了。”林逸摸了摸脑袋,解释道。

  林军倒是没有说什么,只是让林逸赶紧吃饭。

  林逸看向父母,笑了笑:“爸,药已经买好了,等会我熬完药再吃。”

  当听到药已经买好,林军眼神中充满期待,没有流过泪的人是不会明白对方为何流泪,同样,没有得过病的人是不会明白健康的寓意的。

  张英看着林逸,眼神中全是心满意足,谁能想到才二十出头的林逸竟然变成了家里的依靠。

  林逸来到厨房,打开厨房的燃气灶,然后将药材按照比例放进新买的砂锅里面。

  熬了差不多十分钟,父亲需要的药便熬好。

  林逸将药递给父亲,看到父亲激动的将这些药全部喝下,林逸给父亲又诊了诊脉,发现父亲已经平安无事,林逸放下心转身回房间熬制炼体药剂。

  林逸先将一些普通的灵芝还有石斛等人工培育的药材按照比例还有先后顺序放进砂锅,待药效发挥出来,林逸郑重的将何首乌这株主药放进去。

  当何首乌放进去之后,异香铺面,并且砂锅内的药材竟然全部溶解,林逸笑了笑,知道炼体药剂已经熬好。

  看着闪烁金星的炼体药剂,林逸一口吞下。

  在吞下药剂的同时,林逸运转巫体通天诀,原本热气腾腾的药剂竟然温度急转下降,如同温茶一般。

  吞下药剂之后,林逸全身剧痛,不过,林逸早已有心理准备。

  他盘膝坐下,然后掐着巫体通天诀的手印,等了差不多十分钟,林逸发现自己可以运转巫体通天诀之后,林逸知道已经炼体成功,他缓缓睁开眼睛。

  感受着体内源源不断的生机,以及空中的灵力每时每刻都在进入自己的身体然后被肉身自动炼化,林逸终于理解为何那些人会追杀大巫了。

  拥有巫体通天诀的人只要自己想,无时无刻都可以吸引灵力入体,这样就算睡觉都能修炼,这样的诱惑想一想便让人动心,再加上身怀巫祖医仙术,大巫不被追杀才怪。

  不过从林逸所获的记忆中得知,所有的大巫只要面临记忆搜索便会自爆,所以这方天地自己便是唯一拥有巫体修仙决还有巫祖医仙术的人。

  林逸仔细感受着炼体成功得到的力量,他有自信自己足以一拳打死一头牛。

  另林逸开心的还有一件事,现在终于可以运转巫眼通了,只需要将灵力聚于双目,对方身体情况一目了然,并且药材的年限真伪也能一目了然。

  不过当看到自己身上那些黑乎乎的污垢的时候,林逸感觉一阵恶心。他赶紧偷偷去洗澡房洗澡。

  幸亏母亲和父亲在一起,否则看到自己这一身污垢,自己还真不知道怎么解释,看来自己以后服用药剂的时候一定要避着别人。

  洗完澡林逸感觉腹中饥饿感越来越浓,林逸赶紧穿好衣服冲进厨房,将母亲留的饭菜全部吃了个干干净净。

  看着面前的五个大碗,林逸也对自己的胃口有些咂舌,饭量大应该和自己炼体成功有关。

  吃完饭,林逸便听到父母喊自己,他来到父母亲身边。

  “小逸,城里找到工作了吗?”林军询问。

  林逸摇摇头:“我准备在家开个诊所。”

  “在家开诊所?多没出息。”林军虽然有些不高兴,毕竟在农村开诊所根本不挣钱,但是,既然是林逸的决定,那么自己支持便好。

  “咱们村子也没有啥真正的好医生,这点您深有体会,我想用自己的医术好好帮帮大家。”林逸也是无奈,毕竟巫祖医仙术要想大成,必须要依靠巫体通天诀,而通天诀想要尽快大成需要数不清的药材。

  这么多药材,就算几百亿也不够填的,最主要的是这个时代根本没有那么多的野生药材,所以他只能寄希望布置完阵法强行吸引灵力来将普通的药材改变成适合炼药的药材。

  听完林逸的解释,林军两人默然,林逸大了,知道为乡亲们考虑了,这是好事。

  “爸,妈,你知道咱们村子谁家有空置下来的院子吗?越大越好。”林逸询问。

  选择大院子是有原因的,现在自己的实力不够,如果直接在地里种植药材,自己没有实力保护那些药材,那么被偷的几率肯定大。

  不如在院子里先栽满药材。

  等晚些日子,自己买几条大狗在地里看着,他想要看看用炼体药剂改造后的狗的实力会有多强。

  “倒是有,王婆子孩子在城里发展的好,将王婆子接回城里了,她家院子不住了,并且只是院子便足有四百平方,凭咱两家的关系一年给她三千块钱估计就能拿下。”张英想了想,告诉林逸。

  听到母亲的话,林逸点点头,三千快钱不多,大不了等自己有钱了多补偿对方便可以。

  “不过,儿子,开门诊一般的小房子就好,你干嘛找个这么大的?”林军有些奇怪。

  第5章 财神爷上门

  “我想种点药,又怕种在地里被偷。”反正这件事情父母早晚知道,不如趁早告诉他们。

  两人点点头。

  林逸在等待,明天一早自己就去玉石市场采购玉石布置阵法。

  虽然自己现在没钱,可是,现在网贷这么发达,自己贷点钱就好。

  晚上吃完饭,父母也睡着了,林逸直接走到门口,在躺椅坐了下来。

  当大门被打开,刘龙几人猛不丁的被在月光下咧嘴一笑的林逸吓了一跳。

  “小子,站在门口是不是想要等死。”刘龙眼神冰寒。

  “大哥,砍他。”刘龙小弟询问刘龙,刘龙不张口他们不敢动手。

  “咱们出去说吧。”林逸可不想让这些人打扰到父母休息。

  听到林逸的话,刘龙点点头,毕竟他们所求只是林逸的那株何首乌,林逸愿意客客气气的将何首乌交出来当然好了,毕竟打人也是蛮累的。

  当然,如果林逸不听话,那就别怪自己不客气。

  “你们是奉刘大富的命令来的对吧?”出了门,林逸看着刘龙。

  “对,既然知道,那么那株何首乌呢?”刘龙点点头。

  “被我吃了啊,如果你们想要那么拿个袋子我拉完屎你们带回去给刘大富尝尝味吧。”林逸呵呵一笑。

  “小子!你找死!”刘龙再笨也知道林逸是在戏耍他,刘龙手中的钢管冲着林逸的脑袋狠狠砸去,如果这一下子砸实了,林逸脑袋绝对开瓢。

  虽然用拳头也能保证将林逸留下,但是混迹街头几年之后刘龙明白有时候能用家伙就别用拳。

  看到刘龙动手,剩下的四人也拿着钢管冲着林逸招呼。

  林逸一声冷笑,既然你们下手狠,那么就别怪我不客气。

  遭到危险,巫体通天诀自动运转,林逸分明感觉体内有着无穷无尽的力量。

  林逸一拳冲着刘龙的钢管砸去,看到林逸用血肉之躯对抗钢管,刘龙笑了,他们已经想象的到林逸被钢管砸中脑袋,鼻血飙升的现象。

  忽然,一阵金属交鸣声响起,刘龙手中的钢管被林逸一拳打飞。

  刘龙双手垂了下来,如果细看,刘龙眼神中全是痛苦,在林逸将钢管打飞的同时来自林逸的力量已经将刘龙的胳膊给震伤,刘龙脸色大变,再看林逸的时候如同看怪物一般。

  这是刘龙活了三十年以来见过的力量最强的人,就连曾经的教官都没有那么大的力气。

  甚至林逸不能称为人,倒像是人形蛮牛。

  他也知道,今天肯定无法善了,甚至他已经做好被林逸将腿打断的准备了。

  就在这时,四根钢管冲着林逸狠狠砸下。

  “滚!”林逸飞起一脚,踢中其中一人,虽然含恨而出,可是,林逸却也留了五分力量,否则,此人绝对会被自己踢死。

  哪怕只是五层力量,此人也如同被火车撞击一般,冲着剩下的三人飞了过去。

  “砰!砰!砰!砰!”四声重物坠地的声音,四人全部倒在地上,特别是第一个被自己踹飞的人,口吐鲜血,胸部凹陷,明显的断了几根肋骨。

  在看到此时的景象林逸也挺满意,没想到只是炼体成功实力便是这么强悍,那么当自己将巫体通天诀修炼到大成那又会是个什么样的场景。

  看着几人瑟瑟发抖的样子林逸便感觉一阵痛快,这就是力量带给自己的好处,如果不是自己炼体成功,想必倒在地上的肯定是自己吧。

  “朋友,要杀要剐随便!”刘龙看着林逸,眼神中没有屈服,他可不信林逸会好心放过自己等人。

  林逸看着瑟瑟发抖的几人,愣了愣,自己就算断了几人的胳膊又如何,反正没有给自己造成大的麻烦,不过,出来混总归要还的,林逸伸出手:“破财免灾吧,一人三万。”

  毕竟明天还要去买玉石,这几个送上门来的财神爷总不能放了吧。

  “大哥,我们哪有钱啊。”几人全部苦瓜脸,本来想要收拾林逸,可是,却被林逸揍了,现在林逸又给他们要钱,想想就憋屈。

  林逸冷笑,慢慢走近一人,他的右腿抬起:“既然没钱,那么就留下一条腿吧。”

  “慢着,钱我帮大家出。”刘龙脸色阴寒,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咸湿小说]回复数字119,继续阅读高潮不断!他知道,如果自己没有承担这十二万,他手下这些人肯定会对自己产生隔阂,毕竟是他带大家来的,大不了今天晚上就去刘大富家里找他要钱,毕竟如果不是刘大富的命令,自己也不可能堵林逸啊。

  看到刘龙主动帮大家掏钱,刘龙手下眼神中全是感激,

  不过对于林逸来说,谁出这份钱都一样。

  “这张银行卡里面有十万,这个吊坠至少值三万,都给你。”刘龙递给林逸一张银行卡还有一个水滴形的吊坠。

  吊坠拿在手中的那一刻,林逸愣了,继而眼神中全是喜悦,这枚玉坠乃是真正的和田玉,现存的玉器中和田玉最适合布置阵法。

  “你们先走吧,你跟我去银行取钱。”林逸看着刘龙,谁知道银行卡里面有没有钱。

  刘龙知道林逸的想法,让手下先走,他跟着林逸来到村子的农业银行门口的atm机。

  看着卡上余额确实是十万元整,林逸放下心。

  “告诉刘大富,明天一早我会找他的。”林逸拍了拍刘龙肩膀,转身离开。

  今天的收获不错,十万块足以买几块玉石的,到时候自己便可以布置聚灵阵了。

  回到家,林逸躺在床上,进入梦乡。

  第二天一早,林逸吃过早餐和家里打了个招呼便来到富春堂,毕竟昨晚的事情总得找刘大富要点精神抚慰金吧。“刘大老板,有没有想我啊。”林逸踏进富春楼,大马金刀直接坐在椅子上,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咸湿小说]回复数字119,继续阅读高潮不断!看着刘大富,林逸眼神中全是冷笑。“昨天的事情是我老刘有眼无珠,您想怎么解决?”昨晚刘龙找上了自己,并且让自己给他报销损失,整整十五万,虽然有些不情愿,可是,他可是知道刘龙的拳头可是能打死人的。

  所以在得知刘龙都不是林逸一拳的对手刘大富也怕了。

  他生怕有一天药店里面价值百万的药材会被林逸全部毁掉,所以只要林逸今天开的价格不算很高,自己都可以接受。